Category Archives: Conference

Open Networking Summit 2018 参会笔记 Day 2

(This blog uses google drive to store image files.)

  • 时间:2018年3月27日
  • 地点:InterContinental Los Angeless Downtown, Los Angeles, CA, USA

会议第二日概况

Open Networking Summit 的第二天上午的活动包括昨天还没有结束的 Development Forums 的尾巴,和参会厂商的演示。下午首先是会议的开幕活动和全体 Keynotes。最后是 2 个 45 分钟的小会议室报告会。每个时段都有平行八个报告会同步进行。

在平行报告会中,我选择了参加 Ciena 主持的 Open Network API Development 和 中国移动、VMware 联合主持的 Multi-Could Practices with NFV and ONAP。并在会后和中国移动研究院做报告的 Senior Project Manager 有了简短的交流。

厂商展示

和学术性的会议不同,Open Networking Summit 更像是产品展销会合作洽谈会。让我一个来寻找学术课题的 Ph.D. Student 一开始有点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如何入手。但是慢慢融入了之后也会发现其实业界也是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。

(我起的晚了点),到的时候,和第一天的冷清不同,大部分厂商的展台都已经布置好了,热闹非凡。并且有热情的小姐姐招揽参会者,发放纪念品。我也领到了一大堆厂商的纪念品和开源项目的贴纸。


ONAP,Kubernetes 和 DPDK:要我选择这次 Open Networking Summit 的关键词,我会毫无疑问的选择 ONAP,Kubernetes 和 DPDK。无论是厂商的站台展示,还是所有的报告会,这三个关键词能够囊括超过 80% 的内容。

下面我把一些我感兴趣的研究相关的项目罗列一下。

  • Yunshan (云杉) 网络的展台是中国特色最浓厚的展台。他们的展板上展示了很多他们为中国的 500 强企业提供的解决方案,包括 监控云,私有云和金融云。云杉的 CEO 表示,他认为目前中国企业网络的 SDN 化还不够彻底。国内企业网络的 SDN 项目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同时,他们也致力于 Intend-Based Network 的研究。他认为这是未来网络的一个发展方向。

    云杉公司提供的旅游纪念品是一对小碟子。
  • DMM:是一个用户态网络加速的项目。这个项目的思想来自于著名的 NSDI 14’ 的文章 mTCP,在用户态重写 TCP 栈的项目。在这个项目中,他们重写了 socket 相关的代码,并且为用户提供了两种模式(Dual Mode),用户可以自主的选择流量通过 kernel space 转发还是 user space 转发,实现网络的加速。
  • SRIOV-DPDK Networking with Kubernetes: 这个项目的核心是用 DPDK 来实现家属 Kubernetes。在这次 Summit 上,用 DPDK 来加速各类项目的开源项目的展示有很多。可以看出 DPDK 虽然推出有一段时间了,依然很火。
  • ARM:这个项目展示了 ARM 对 Kubernetes OPNFV Edge Computing 的支持。当我问 ARM 的工作人员为什么 ARM 对这些开源社区和开源项目如此的支持的时候。ARM 的工作人员微微一笑,说,如果大家都用这些开源项目,那么大家就都会来买我们 ARM 的芯片呀。
  • NOKIA:诺基亚的工作人员热情的拉着我要我给他们的 4G 可移动便携式家用基站拍个照。
  • ONAP:  虽然 ONAP 是这次 Summit 的最火热的关键词,我一开始并不了解 ONAP 的细节。
  • 阿里云:和会场热闹气氛形成反差的是阿里云的展台。阿里的展台没有布置任何的显示器或者演示,让参会者没有驻足的理由。这也导致了阿里的展台前门可罗雀。笔者尝试去搭讪也没有获得什么信息,只是得到了一个介绍阿里云产品的小册子。阿里云应该是国内最早开始商业公有云服务售卖的厂商之一,已经有了及其成熟的技术和商业模式。因此对 Open Source Networking 兴趣不大也可以理解。

Open Networking Summit 2018 参会笔记 Day 1

(This blog uses google drive to store image files)

  • 时间:2018年3月26日
  • 地点:InterContinental Los Angeless Downtown, Los Angeles, CA, USA

前言

Open Networking Summit (North America) 是 Linux Foundation 举办的一年一度的开放网络峰会,横跨工业与学术界,聚焦 SDN, NFV,未来网络体系结构等议题。多年耕耘,在领域内已经有了很大的号召力,今年吸引了 30 多家相关企业的赞助和参会。

笔者知道 Open Networking Summit 源于 SOSR (Symposium on SDN Research)。SOSR 是 SDN 领域内最富影响力的会议,作为 Open Networking Summit 的一个 Co-located Event 举办。笔者最近两年投稿,都被审稿人花式打脸,惨遭拒稿

今年收到拒信后,导师说,SDN 研究还是应该看清工业界的发展方向,要做能够落地,有实际应用前景的研究;Open Networking Summit 有很多工业界的 talk,时间也刚好是你的春假,不妨自费去看看吧。

出发 

会议一共有四天,从周一到周四。但是,其实正式的 Keynote 从周二下午才开始,周一和周二上午是各式各样的 Open Networking 框架的 Developer Forums。本着节约一天住宿费的崇高目的,笔者选择了周一早上八点四十从埃文斯顿飞往洛杉矶。加上时差的因素,刚好可以赶到洛杉矶周一中午的午饭。

春假的第一天(虽然PhD并没有春假),在闹铃声中醒来,笔者第一次看到了埃文斯顿凌晨六点钟的太阳。

匆忙下楼,打开 Uber,准备打车去机场,却被迎面扑来的价格吓呆了。“60刀,它怎么不去抢!“。还好笔者见得多的,西方的哪个打车软件没有用过,连忙打开了 另外一个打车软件 lyft。lyft 去机场的价格就正常多了,只需要 35 刀。笔者赶紧点下了叫车键,生怕 lyft 反悔了。坐在车上,回想着笔者刚刚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赚了 25 刀,不由的为市场经济这只看不见的手鼓掌。

由于起的太早,上飞机就睡着了。等到醒来时,已经能够看到被云雾缭绕、终年积雪的落基山脉了,甚是壮美。等笔者省吃俭用买了车,第一件事情就是开去黄石公园爬山。从飞机上看下去,不论落基山脉以东还是以西,都是广袤的平原和耕地,再想想我国只有 8% 的可耕地面积,不由得感叹米国自然资源的优渥。

飞机过了落基山脉,不久就开始降落了。因为除了笔记本和几件换洗的衣服,没有携带任何行李,下了飞机,便直奔会场。

在路上,透过汽车的窗户,看到的便是电视中的加州美景。明媚的阳光下是碧海蓝天,映衬着近处的椰子树,显得格外可爱。汽车的 Radio 里正放着的传世名曲《加州旅馆》,心里也不由得也跟着哼了起来,”Some dance to remember ~, Some dance to forget ~ “。

Open Networking Summit 初识

今年的会场选在洛杉矶 Downtown 一个刚新建的五星级酒店。一进入酒店的会议楼,就能看到今年会议赞助企业的巨幅展板,几乎囊括了SDN 业界的主要玩家。

但是由于正会明天下午才开始,所以会场还在繁忙的布置阶段,参会厂商的演示大部分都还没有准备好。

会议第一天概况

会议的第一天除去光纤、EE 相关的内容,有四个和我们相关的 Developer Forums 在并行进行,包括:ONAP、OpenDaylight、OPNFV 的 Developer Forums 和 Open Networking Foundation (ONF) Vision Day 的讲座。

笔者在这四个 Forum 中各选了一个 Section 参加。

1. ONAP Use Case and Functional Requirements

1:00 PM – 2:30 PM

这个讲座由很多 Speaker 各讲 5 分钟组成,分享他们使用 ONAP 的 Use Case,并回答提问。但是这个讲座并没有精心准备和排练,很多 Speaker 用毫无激情的语速语调快速的读完了 Slides 中的备注就匆忙的结束自己的 5 分钟。内容很多都是”这一块我们还在做,我们还没有做完,大家有什么问题就问吧。“这个情况和笔者之前调研 ONAP 相关现状的情况比较吻合,这似乎是一个完成度还不是很高的项目。

听完了这个 Section,我依然不能准确的回答 ONAP 到底想做什么,ONAP 目前已经完成了多少东西可以开放给用户使用?看来笔者接下来还需要多做一些工作。(在接下来的几天,我和 ONAP 和的 开发团队成员,已经运营商 ONAP 相关的开发小组成员有了面对面的交流,终于才搞清楚了 ONAP 的目的和现状,这个可以之后再谈。)

在这个部分中,印象深刻的是一个来自 AT&T 的 Speaker, 分享了他们使用 ONAP 来设计 Open Source Access Manager 的一个 Case。虽然五分钟的时间并没有能够让他分享多少内容,但是,他提到了他们已经完成了该项目的 Wiki,大家感兴趣可以之后去阅读。

另外一个来自 AT&T 的开发小组分享了他们在 5G 中使用 ONAP 的一个 Use Case。 一个毫无激情的印度演讲者。用极快的语速把 slides 的备注读完了。通过下面的截图可以看到,他们想使用 ONAP 来同时管理 5G 的 Design 和 Runtime。

此外,听到的最多的关键词就是 ”Beijing“,虽然 Speaker 来自五湖四海,世界各地,有各式口音。但是,似乎很多 ONAP 相关的开发小组都坐落在北京。这一定有深层次的原因。

2.  OpenDaylight Project Breakout: Kernel Project Planning, What Utilities are Available to You From Project Infrautils.

1:00 pm – 3:00 pm

和上一个 ONAP 还在画饼的讲座相比,OpenDaylight 的 Developer Forum 就是纯正的技术研讨会了。我认为,这是因为 OpenDaylight 已经时很成熟的 SDN 控制器了,(或者他们更愿意称为网络操作系统)。

讲座首先讨论了他们关于 Kernel 模块接下来的开发计划(我去的时候已经基本讲完了)。接着另外一个开发者讲了他们准备在 OpenDaylight 加入的新模块 Infrautils。这个模块是为别的项目提供工具的项目。其特点是完全的独立与别的项目,例如,mdsal,YANG,只依赖于 odlparent。如下图所示。然后开发者就激情演绎的讲了 1 个小时这个模块的设计细节。

我下了飞机之后滴水未进,直奔会场,到这时已经饿的不行了,在酒店旁边找到了一家的拉面店。

3.  Open Networking Foundation Vision Day: Operator Deployment Plans

4:15 pm – 5:45 pm

要我来选择今天我参加的最有价值的活动,我肯定会投票给 ONF Vision Day。我也很后悔错过了他们前面的活动。

当我抵达 ONF Vision Day 活动的会议室的时候,刚好是 Operator Deployment Plans 的开始,ONF 的主持人说:”如果你们刚到,错过了我们之前的活动,不要担心,我帮大家总结提炼一下。我们刚刚宣布:

属于学术界的开源网络时代已经结束,现在工业界才是 Open Networking 的主导!“

接着 ,8 家工业界的企业,包括:Comcast, AT&T, Turk Telekom, T-MObile, Telefonica, China Unicom, NTT, Google 分别展示了自家对 Open Networking 的使用情况。

  • 来自 AT&T 的演讲者说,他认为,ONF 致力于推进 ”Real“ SDN 和 microservices。但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是,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:”what we are looking for?“。他认为,”What you built is not as important as how you built it“。
  • 来自 Turk Telekom 的演讲者首先介绍了自己一番,说他们是土耳其最大的电信运营商,有超过 41.7M的用户,然后表了一番忠心,表示他们会大力支持 ONAP 的发展,并简短的展示了一个他们使用 ONAP 的来使用 Subscriber Aware Dynamic SFC 和 vOLTHA 的 use case。
  • 来自 Telefonica 的演讲者表达了他们对 CORD 的特别是 vOLTHA 的浓厚兴趣。
  • 来自 中国联通 (China Unicom)的演讲者分享了很多内容,他提出了一个 ”Telecom Cloud“的概念,脱胎于 ”Edge Cloud“。同时我也第一次听说了”Network Edge as a Service“ 这个概念。接着他说,他认为 CORD 架构是一个 ”potential“ open-source platform for edge-cloud,因此,中国联通对 CORD 也有很大的兴趣。同时他直言不讳的说,他认为 white-box 比现在已有的 交换机产品要贵,这是不应该的。因为用户(中国联通)从 white-box 厂商获得的支持是极其有限的,和传统交换机相比没有任何优势。而且白盒交换机没法替换传统交换机的问题在中国特别严重。他说,由于政策的支持,中国早已实现了”光纤入户(Fiber to the home)“,本身网络的价格已经极其低了,并且带宽满足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。因此,我们并没有真正的需求来进行网络的 Open Source 升级。
  • 来自 NTT Communications 的演讲者说,他们早在 7 年前,就将 OpenFlow 部署到了他们的 Cloud。接着他讲述了他们现在 ”Transport SDN“的工作,如下图所示。
  • 最后,来自 Google 的演讲者讲述了他们宏大的计划:”Move from OpenFlow to P4Runtime“。在此之前,我并不认为 P4 会在短期内被工业界部署。被 Google 这个计划大吃一惊。接着他展示了Google 关于 P4 的完整计划和目标:”P4Runtime for new applications“, “Build controller & Switch Support”, “Refine P4 programs, make work at large scale”,最终完整的将 SDN 系统迁移到 P4 上面去。他认为:”The future of networking is open source”.

最后 ONF 主持人的话也然我产生了很大的共鸣,他说:

回首五年前,我们完全不敢想象,在运营商的网络中会使用 write box 交换机,使用 Open Source 软件,但是现在已经成为现实。而且还会进一步扩大影响力,会有更多的企业加入进来。这样的现状让人 ‘So exciting!‘

一颗赛艇。

插曲:报告会结束了之后,笔者很想和来自中国联通的大佬聊一聊他们对 CORD 的开发和部署情况。但是有点害羞,正在犹豫具体聊些什么的时候。没想到中国联通的大佬一个健步就把 ONF 的大佬拦了下来,开始和ONF 的大佬用英语尬聊。看到这里,笔者不由得感叹,大佬之所以能够成为大佬是有原因的。有了这个榜样,接下来三天的会议中,我都会有意识的锻炼自己,有任何想法的时候都果断的和别人搭讪,这么好的面对面交流的机会不能浪费。也因此收获了很多。

下班收工